古时候某个女奴隶得到奇遇,与某种奇妙生物接触后拥有变成巨人的力量,一生为国王征战四方并生下数名子女,其死后国王为了世世代代继承巨人之力,命令子女食用其尸体,待他们死后再由后代执行同样的冷血操作。

  此后过去数千年,随着王族开枝散叶,巨人的数量越来越多,但除了有智商的可自由变大变小的“九大巨人”之外,其他都是智商低下的“无垢巨人”。巨人不吃不喝也不会死,能凭借光合作用提供能量,吃人只是一种本能,吃撑了就会将肚子里的尸体吐出来。

  人类有的国家起了几堵高墙围着自己过日子,有的国家大力发展科技要从脑残生物手中夺回世界,有的国家东躲西藏,但总的来说世界暂时还是属于巨人的。

  ——只不过,上述的一切已成为毫无用处的历史。

  “艾伦,你又来到墙上了啊。”阿明和三笠走上高耸的城墙,来到眺望着远方的【大树】的青梅竹马的身边。

  艾伦将头伸出沿着城墙的外表面向上延伸的名为【魔法结界】的光幕,往下看去,“阿明,三笠……我在想巨人是不是已经全被杀光了。”

  城墙下是一具具被怪异的巨大树藤缠绕着的巨人干尸。

  巨人们不知道是出于食欲还是求生欲,不停涌过来试图越过城墙,但在比城墙结实得多的魔法结界的阻拦下未得寸进。无处可逃的巨人最终会被巨树的树藤束缚,再被各种各样的【恶魔】杀害并洗光血液,成为皮包骨的干尸。

  之前驻屯兵团还要定期处理城外的藤蔓和巨人干尸,虽说树藤和巨人无法入侵,但如果堆叠得太高会引起城内居民的恐慌。但最近几年来袭的巨人越来越少,艾伦印象中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见过活着的巨人了,城外的巨人尸体他们也懒得处理。

  “!”三笠连忙上前一把将艾伦拉回来,严肃地说道,“不是调查兵团的作战,就不要轻易离开结界的范围。”

  阿明附和道:“对对,若是碰上了雷兽怎么办!”

  这个国家虽说贯彻着以高墙包围自己过日子的传统,但也有离开高墙探索外面的世界的部队,艾伦三人均是这支部队的成员。即便墙外的世界风景突变,巨人被巨树和恶魔追着杀,也没有改变调查兵团的性质,他们比普通人更清楚恶魔的实力。

  如果碰上的是最下级的恶魔,那没什么好说的,比巨人都要弱,只要会熟练操作立体机动装置就没有会输的道理;如果碰上的是上级恶魔,那只能四散而逃,看谁运气好能逃回来了;如果碰上的是领主级恶魔,emmm……摆个帅气点的pose等死吧。

  “呃,我下次注意。”艾伦也知道青梅竹马们在理,摆摆手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巨人死光的话,是不是该有人来砍树了?”

  “艾伦……”阿明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知道艾伦与【种树者】有一面之缘,阿姨差点被巨人吞食之时种树者忽然出现砍死巨人(尽管没有去接人,导致艾伦的母亲从天下掉下来摔断了腿);他也知道【魔法结界布置者】说了一通至今已得到验证的话语,消除了种树的隐患。

  但现在的事实是,距离那一天已将近十年,不管是【种树者】还是【魔法结界布置者】均杳无音讯,将希望放在他们身上不靠谱。

  “……不管怎么样,我们该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三笠平淡地说道。

  “啊,这当然……”艾伦长叹一声,继续眺望远方的大树。

  因为某些人的到来,这个世界走上了奇怪的发展,不需要他的华丽登场……以及牺牲。

  ————————————————————————————————

  “……那就是魔界的植物?”以镰刀将身边一圈从地上钻出来的带刺树藤全部砍掉的布莱斯汀,同样在眺望着那棵不知道用了多少吨金坷垃、长得都快要突破大气层的大树。

  尽管长期与劳达等七人相处,又和镜子大师打过交道,但那棵大树仍然震撼着她的心灵。

  只要想想这么一棵来自魔界的植物就能毁掉一个星球,就能估算出魔界的风景……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年能够在那样的魔界被全民追杀的老爹仍然能发育起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哐!)次元之壁破碎。

  布莱斯汀一抬头,只见她的大表叔-维吉尔、二表叔-但丁、表哥-尼禄以被人一脚踹在腹部的姿势从次元通道倒飞出来……不过三人都在脚下生成魔法阵踩了踩,以不同动作但同样骚包的方式平稳落地。

  嗯,酷炫得毫无意义的动作,是斯巴达一族的陋习,布莱斯汀一样有这毛病。

  不等布莱斯汀开口打招呼,但丁已经对着浮在次元通道处的迪亚嚷道:“搞什么?就算要出差,也好歹让我拿到外卖吧!”

  “不用担心,布丁的储物空间里一堆垃圾食品,够你们四个吃上一年了。”迪亚微笑道。

  “诶嘿嘿~”布莱斯汀表示自己又不怕吃胖,吃零食有啥不对的。

  “棒极了,我又莫名其妙地被卷进奇怪的事情里面去了。”尼禄以鬼手指了指远处的大树,“让我猜一把,跟那玩意有关。”

  “……我们需要一个答案,迪亚。”维吉尔以大拇指顶出阎魔刀的刀刃,冷冷道。

  迪亚耸耸肩,轻笑道:“魔界有一种树,能够通过汲取生物的血液成长,其结出的果实能给予恶魔巨大的力量——我看现在不止结出一个果实,就顺手将你们也带过来了。”

  “噢,还真是份大礼啊~”但丁嘲讽道。

  知道但丁关注点何在的迪亚不以为意,笑答:“我找了个统治世界的是一种丑陋又可悲的弱智生物的星球,将人类以魔法结界暂时保护起来,种下这棵树,你们不需要在意什么道德问题。”

  尼禄皱眉道:“所以,这个星球的人类竟然被弱智生物打趴下?”

  “假如这种弱智生物长得几十米高呢~”

  “额,好吧。”确实可以舍弃血液来源的道德包袱了。

  “摘完果实后劳烦你们将大树砍掉,树根处应该有女仆控留下的传送阵。”迪亚摆摆手,钻入次元通道。

  随后光怪陆离的次元通道关闭。

  “这棵树,我在调查魔界时看到过类似的资料,迪亚没有说谎。”维吉尔留下一个废话,以阎魔刀切开空间移动。

  “切,这边有一个人兴致满满啊。”一团光球从但丁体内飞出,化作一个黑色的手提箱,手提箱也不知道是如何变形的,变着变着就变出来一架战斗机,载着但丁一飞冲天。

  ……还毫无意义地在天上表演了一套特技飞行。

  “吃掉那个果实之后,我的手臂会恢复过来吗?”尼禄看着自己的鬼手自言自语道。

  “呵呵,或者连其他地方也逼得更像恶魔?”布莱斯汀调侃一句,招出自己的重型机车‘漆黑流星’,翻身上车。

  “那我还不如不吃,嘿!先别开车——”

  布莱斯汀一扭油门,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大树,即便结的果实数量够他们人手一个,她也不愿意最后一个食用。

  再说,水他喵这玩意只能吃一个的?本小姐剩下的全包了!

  “…………”看着远去的黑光,没有交通工具的尼禄自闭了。

  :。: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46255/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