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阳也跳了下来,带着陈强闲来到了对面的矮山后面,前方柳云鹏正以扇形阵强攻奥尔马军团,虽然柳云鹏开始打出优势,但奥尔马精锐反应过来之后,两边形成僵局。

  “老柳,报坐标。”黑炎带着9000炎阵法师抵达柳云鹏身后,正在展开炎阵的时候,他高声喊道。

  “坐标,延伸射击。”柳云鹏一锤子砸在面前的防战玩家身上,三转的防御军团联合使用,可抵御90%的伤害,即便是先祖牛头人也对他们无可奈何。

  此时,奥尔马正指挥防战和防骑正面抵御住柳云鹏的进攻,凭借人数优势在后面建立起了射手和法师阵地,一旦建立成功,他们这些人必死无疑,现在双方抢的就是时间。

  “看我们的。”黑炎身体化作炎阵状态,对准位置后喊道:“所有人准备,延伸射击,放!”

  9000颗鬼脸炎弹穿过先祖牛头人军团,划过一个小弧度精准落在奥尔马方面防战军团身后的治疗和输出身上。

  “轰”

  2万多人当场被秒!

  “第二次延伸射击左侧旋转45度,放!”黑炎再喊。

  奥尔马方面又死2万多人,这个时候,奥尔马看出来不对了,可他没有改变的办法,空战玩家不在,又被陆阳方面抢占了先机,他没法绕后高攻击,导致他现在对这莫名其妙放出法阵光环的火法师没有一点办法。

  第三次齐射到来,右侧再死2万多人。

  第四次齐射。

  第五次齐射。

  ……

  奥尔马一方崩了,谁能受得了次次190%的法伤,剩下的不到4万玩家四处逃跑,却被柳云鹏带着人追杀到了复活点的山谷入口,这个时候,战斗就简单了。

  陆阳命令黑炎带着9000炎阵法师在入口处列阵,对着山谷里面复活的奥尔马手下无差别射击,不到3分钟的时间,战斗结束,陆阳一方杀够了20万人,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系统提示:你得到了5000积分!

  通常这样一场战斗都要打2个小时才能分出胜负,陆阳只打了37分钟,只是正常打法四分之一时间。

  重新回到老虎口要塞,陈强看着陆阳激动的说道:“老大,这积分太高了,打起来也太轻松了。”

  5000积分等于2.5亿经验,半个小时左右打赢一场,一天打15个小时就是75亿经验值,他手下这些140级左右的玩家,平均三天就能提升1个等级。

  陆阳说道:“这是咱们第一场遇到了奥尔马的精锐军团,换做普通玩家和咱们打,一场战斗也就是20分钟左右,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他们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学习一下160级副本的战斗视频了。”

  陈强连连点头。

  陆阳看向身边的黑炎和柳云鹏说道:“我们继续开战场,快速升级。”

  “是。”

  ……

  这边火法本体打战场,土分身在捕鱼,雷分身、风分身和水分身在交替使用传送技能击杀时空幽龙,陆阳开足了马力,五个身体同时在升级,一直玩到深夜,他才下线休息。

  第二天上午。

  睡醒后的陆阳坐飞机抵达白狮和浊酒等人学习的军校,另外一边,陆阳找的田锋却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

  “为什么这批的人员名单里面有我,我还年轻啊。”田锋面对着上司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与愤怒。

  新一批的裁员开始,他的名字赫然在上面,可他今天才刚刚43级,正是一个男人最成熟,最为年富力强、也最后经验的时候,这本该是他在事业上大干一场的年纪,却被要求离开他最热爱的行业,他怎么可能不愤怒。

  “抱歉,你的年龄和你的职位都在这个线里面,老田,我也不想,抱歉。”他的上司一脸惋惜,如果在战争年代,他相信田锋这样的人才一定会在世界舞台上有其一席之地,可这是和平年代,早已经不打仗了,他在名单里面,也是情理之中。

  “可我去干什么啊?”田锋有些疯狂,说道:“18岁参军,我一个农村娃努力五年考上陆军军官学院,学成后一直干到今天,除了打仗,我什么都不会,在这个年纪让我去地方,我能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啊!”

  上司叹了口气,说道:“两个选择,一个是进**,但哥哥跟你说句实话,你家有人脉有关系,去可以,不然的话,以你的脾气,到了那,就是闲置。”

  田锋惨笑,说道:“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哪有什么人脉。”

  上司说道:“第二个是选择退役,工资开80%到退休,再一次补偿20万左右,你自主择业。”

  这是大部分退役军人选择的方式,可他们学了一身指挥作战的本领,出去能干什么,再有能力的人,在40多岁重新学某个行业的专业知识,能跟已经从事了一辈子这一行业的人比较吗?

  可不选择第二种的话,第一种工资更低,他只能在退役那份文件上签下了名字,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浑浑噩噩的走的学校大门。

  校门口,一众人群当中,一个漂亮的三十多岁女人正带等在一辆卡罗拉车旁边,看到田锋出来了,她走过去皱眉问道:“怎么才出来啊。”

  田锋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女人,说道:“抱歉,刚刚发下了人事安排,我被要求退役了。”

  “退役?”女人瞬间皱紧眉头,问道:“工资会有什么变动吗?”

  “比原来少20%,但是会补偿一部分钱。”田锋说道。

  女人的眼睛变得黯淡,说道:“没关系,我们回家吧。”

  田锋心很疼,他真的很疼,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他知道女人现在一定很难受,他已经43岁了,妻子的父母本就看不上他,现在他又离职了,妻子的父母更加的看不上。

  俗话说,活在人世间,钱就是人的胆啊,没有钱几乎寸步难行,孩子的学费、补课费、兴趣班的花费,日常生活的开销,还要留出很大一部分积攒起来,一旦双方父母有病,他们能拿出钱来照料,而且还要再攒钱,将来面对儿子的结婚、买房和买车。

  他的妻子原来是大学校花,因为他是一个“兵哥哥”,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可这么多年,他没钱给妻子买一套漂亮的衣服,同期的毕业的女同学,嫁给富豪的、嫁给富二代的,每天在群里炫耀,妻子却只当没看到。

  每当田锋发奖金了,想要给妻子买一套好一点的衣服,妻子却只笑了笑,假装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么贵的衣服,依然只买一两百块钱的普通货,化妆品也是最普通的,含铅量非常高,以至于他妻子明明那么漂亮的脸,卸掉妆容已经变得普通。

  田锋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信仰崩塌了,他不知道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将来又将何去何从。

  “我们回家吧。”田锋忍着泪水说道。

  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说道:“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田锋拿起来一看,是陌生号,按下了通话键问道:“您是?”

  “您好,我是陆阳!”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56753/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