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载入的时刻,陈牧知道,自己的紧张情绪必须赶紧平复掉。

  陈牧活动着自己的手指,做着深呼吸。

  决赛拿到了瑞兹,陈牧其实有着相当的自信,但是稳健的性格告诉他,不能膨胀,要认真打好这一局。

  相信现在,外面的观众里,有几千万人期望着,这就是最后一局。

  看完这场,他们就可以欢呼,就可以庆祝,就可以带着幸福的笑容和激动的心情,进入美好的梦乡。

  华夏的观众们,现在可都是在熬夜呢。

  虽然是周末,但是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偷偷在被窝里看,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看比赛熬夜不睡,早一分钟结束,就能让他们早一分钟休息。

  熬夜对身体的危害,从队友们身上就看的出来了,解明安的头发越来越少,常浩的脸上永远泛着油光,boom的手腕总是要经常活动,小亮说打完s赛,可能要去配一副眼镜。

  每个人,都在长期的训练和熬夜中,牺牲着某些东西,付出这么多,能追寻到这一步,已经是幸福的。

  比起追求了一生,连职业都打不了的玩家,已经强了太多。

  陈牧有着系统的帮助和先天的好身体,至今没有一点毛病,这是陈牧一直很感谢系统的一点。

  不然这种强度的训练,一点毛病没有,基本是不可能的,自己只要足够的努力,不需要一点牺牲,真的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游戏正式开始!

  陈牧这局出门装,决定带上多兰戒和两瓶红,很多瑞兹会喜欢出蓝水晶以尽快合成饭盒或者女神泪。

  但是法师前期的最高战斗力,还是多兰戒,更有机会配合打野,或者...单杀!

  陈牧曾经用瑞兹solo巨蟹,三级就给他单吃了,世界赛里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要保留这个机会。

  船长则是水晶瓶加三红的药王出门,并且召唤师技能,选择的是点燃。

  他需要更多的伤害,配合打野gank中路。

  牧晨两场瑞兹已经证明,他的光头是后期的恐惧,必须要抓。

  而船长也是后期c的强力英雄,前期配合打野的能力很差。

  牧晨第一次拿出船长的时候,就是用的一手点燃船长,二级单杀霸气无比。

  瑞兹不制裁是万万不行的,带点燃对方前期应该也不敢跟自己对拼。

  抱着这样的想法,双方出门。

  这局游戏,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对线局。

  这是一种高手的默契,双方都有一种想要对线打一手硬实力的想法。

  剑姬鳄鱼也是线上强力的英雄,开始就刚!

  两边基本是一人爆对面一局,第一局杨帆的奎因更c,第二局解明安的兰博爆炸。

  虽然最后两局的结果都是落日胜利,但是他们个人的表现之争,并不以胜负为定论。

  哪边操作更好,观众心中会有自己的第一上单。

  这局不约而同的走对线局,正好给了他们证明自己的机会。

  剑姬打鳄鱼,最考验的,就是操作了。

  “这局好像是对线局啊,这下可以真的看出个人能力了。”陈父在台下说道,换线局都看腻了,太讲究运营,没有对线局好看,也不接地气,跟普通玩家玩的都不是一个游戏。

  “为什么对线局才能看出个人能力啊,现在换线两边不都是吃的到一座塔的经济然后上线的吗,差不多吧。”常见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呢,你想一下,换线局还是有权重的,两边一边丢上一塔,一边丢下一塔,那么换线以后,有塔的这边上单优势很大,有一塔的下路,优势也很大。

  小组赛那个胖上单的鳄鱼,之所以能碾压对手的诺手,除了英雄克制和吃塔钱,还有就是鳄鱼还走的舒服的一路,有防御塔保护,天然就是碾压对手。”陈父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常见黄金的理解,看比赛还是太肤浅,其实他根本没有用心钻研过这个游戏,除了儿子的比赛,玩游戏就是自己摸索,攻略从来不看,教学视频也不关注,这个年纪硬玩到黄金,也是小有天份了。

  这偶然认识的哥们,有点太厉害了,要不是我儿子更厉害点,真的是哪里都比不上啊。

  比赛场上!

  剑姬和鳄鱼,都在自家的魔沼蛙处静静的呆着,等待着野怪的刷新。

  现在这个版本,吃一组野怪的全部经验,就可以到二,带不带打野刀都是如此。

  两边都看上了经济经验最多的魔沼蛙,双方的打野,自己吃buff,把魔沼蛙让给上单。

  接着他们再回程补装备,传送上路对线。

  这样一模一样的开局,防御塔优势也不存在了。

  纯粹的对线硬实力,中路陈牧可不打算和一个近战和平补刀,一直在走位吓唬这个船长。

  让他看出来,瑞兹想点他。

  逼的他第一个兵就要交q,q这个技能一用掉,基本前期唯一的远程伤害技能都没有了,被瑞兹点的话,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等第二个兵快要残血,陈牧直接压上去,前期根本不用担心打野gank,船长最低也得两级才有战斗力,二级的蜘蛛过来硬打,也只是掉瓶红而已。

  而陈牧带的还是tp,以花的打法,出手就要杀人,不可能为了消耗瑞兹一瓶红就来中路浪费发育时间。

  船长一级就得怂到接近防御塔的位置,也是打的相当憋屈了,但是他不急,船长的发育速度,比卡牌还要快。

  这点小压制,问题不大,只要不被点桶,瑞兹就不会小兵以外的额外金钱。

  那么怎么样才能不被点呢?

  不用就可以了呀!

  二级学w,三级学q,四级学一级e,但是存着就行。

  你只要不想着炸人,他怎么点?

  兵线就算瑞兹控的再好,只要在补,终究还是会进塔的,这是中单玩家福利,永远不会崩到经验都吃不到。

  船长小心的抗着压,下路对线则是风平浪静,两边都不是那种对线就要往死里打的人。

  全世界的职业ad里,只有夜叉对线期才会要把人压的无刀可补,但是这种方式太容易被打野抓了,两边都不是那种急于一时的人。

  所以下路也很和平,激烈的战斗,在上路!

  两级的鳄鱼和剑姬一见面,就是剑拔弩张,鳄鱼补每一个刀的时候,都在注意能不能边缘q刮到他,剑姬一直在盯着鳄鱼的弱点,一有机会就要戳上去打一套。

  对线局,鳄鱼剑姬的上路就是修罗场,绝对没有和平发育的可能,两边都有先手的位移技能和反打技能,有机会不打对面,就等着被对面打。

  鳄鱼六级前的强势,必须打出领先,才能在六级以后继续保持,不然和平发育,剑姬的成长曲线更高,越来越猛,而鳄鱼确是走下坡路,所以鳄鱼一定要主动。

  剑姬倒是愿意发育,但是他知道鳄鱼不会给你机会,上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发育个鸡毛?

  剑姬理论上前期是打不过鳄鱼的,因为对方的回血更容易打出来,相同水平之下,自然是鳄鱼更强势一点。

  不然剑姬就是从头强势到尾了,但是有一种剑姬可以打赢鳄鱼,脚本!

  如果剑姬可以百分百挡住鳄鱼w并且反晕的话,那就可以吊打鳄鱼了,杨帆不是脚本。

  但是这局,他想赢的唯一办法,就是超水平发挥,打出脚本级的操作!

  这需要对鳄鱼极度的了解,以及对对手的心理把握精准。

  巨蟹的鳄鱼,从两级开始,就卡对方补刀q消耗,而剑姬则是卡鳄鱼补刀的时候偷点。

  解明安开始试探,鳄鱼打剑姬有一种绝对不被晕住的打法,那就是永远不用w,只用q消耗,这样也可以压制对手。

  但是只能压一点点,无法打出线上的击杀或者打到对手回家。

  光一点点的压制,是不够的,剑姬后期作用比鳄鱼大那么多,你要为了对方难度极大的挡w而放弃w这个技能,太伤了。

  巨蟹一般打剑姬,会测试三次。

  近身三次剑姬都骗不出w的话,那就直接用,这是摸对手技能释放规律。

  第一波,近身aq,没有骗出来。

  第二波,q,走位靠近,也没有骗出来。

  解明安皱眉,是对方太谨慎,还是自己想太多,是不是应该直接用?

  鳄鱼开w会增加五十码的攻击距离,所以贴近剑姬的时候,剑姬就要小心,看清技能再挡,这个世界没有这种反应的人。

  因为你的肉眼从看到技能到大脑处理,再到按w,再到电脑反应过来传送指令到英雄身上,放出w挡技能,需要的时间根本不够,只有略微带一点预判才能挡住。

  剑姬打鳄鱼,就是纯粹的心理游戏。

  除了脚本,不可能有人不预判挡鳄鱼晕的。

  双方对线已经到了三级,他到了最后一次测试,再骗不出w,就直接交。

  因为这两次测试没用技能,血量上已经被剑姬偷点占了便宜。

  顶级的鳄鱼,对线顶级的剑姬,真的是一种视觉享受。

  杨帆的剑姬,在四强赛的时候,对线阿修罗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个阿修罗的操作,也是一个非人级,堪称最接近牧晨的人,甚至比牧晨更有观赏性,因为他不怕被抓。

  在一场rank里,这个人的剑姬,一级就把大师鳄鱼砍回了家,那个鳄鱼三分钟补刀为零!

  不过那局双方都没有吃野怪上线,一级剑姬确实吊打一级鳄鱼,不过这局双方都是两级上线,那个套路没法用。

  不过就是从这个人的操作里学到,剑姬的上限,比一般人想象的还要高。

  鳄鱼三级,e近身,q一下,第三次测试剑姬交w的时间。

  还是没有交!

  解明安怀疑人生了,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三次机会?

  不可能再测了,动手!

  三级鳄鱼,手里怒气八十五点,兵线压至对手塔下,血量小优。

  在塔的边缘,卡一手防御塔的平a,q对手一下让自己血量更加优势。

  这里的操作是,利用防御塔攻击敌人以后,会有一个间隔,有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你攻击敌人以后立刻出塔,对方的防御塔会被拉仇恨,但是a不出来。

  而杨帆看到鳄鱼的位置已经进塔,知道这波再不还手,就要被压一辈子了。

  自己的红药立刻喝下,在鳄鱼抬手q的同时,自己也立刻q技能出手,打中鳄鱼侧面的弱点。

  打破弱点,真伤,回血,加速,三个效果一起触发,得理不饶人,ae加攻速减敌人移速继续追砍。

  鳄鱼没法第一时间还手,必须先挨打,然后等退一步出塔的攻击范围,才能还手平a。

  第一下只是单纯的a,因为看到鳄鱼回头,交w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但是杨帆知道,鳄鱼现在的怒气还没有变红,一个不强化的w,对拼晕住了也赢不了。

  所以必然是普通平a,刚才的红怒q,八十五点怒气消耗掉五十,还剩三十五,a出来一下,变成四十。

  鳄鱼继续后退,因为弱点刷的太差了,全是剑姬的理想位置。

  走到侧后,e技能获得红怒同时规避剑姬破弱点,杨帆交出w,他不敢再捏了,再捏自己可能也要没了。

  剑姬血量已经到了一百二十点,只要被红怒晕住就没了,而鳄鱼的血量也同样见底。

  解明安终于骗出了w,但是自己被剑姬的w打中,也只剩下六十点血而已。

  看准剑姬w的持续时间,提前开好w闪现回来!

  但是被减攻速这一点,他没有考虑到,双方同时出手a对手的时候,攻速快的那一个,伤害会先打出来。

  因此闪现回来,鳄鱼剑姬同时出手平砍,伤害先打出来的,是剑姬!

  一刀砍死!

  一血诞生,剑姬拿下!

  “嘶!”解明安倒吸一口冷气,过了半秒才想通这个原因,他的操作本来完美,结果死在了攻速这一点上,本该想到的直接闪现再e跑路才是正确的做法。

  但是对拼的紧急关头,能想好一切的人,几乎没有。

  “我的我的!”解明安疯狂道歉,他知道上路出大事儿了,剑姬三级就先拿一个人头,这鳄鱼要没法玩了。

  “没事,剑姬w卡攻速这一点,千万要考虑到,反杀神技。”陈牧一边对线一边说道,剑姬自从改版以后,上限大增,极限打赢鳄鱼,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观众们不乐意了,鳄鱼怎么能被剑姬单杀,心中对老解的评分下降,对杨帆的评分上升。

  解明安感觉,自己这个fmvp,悬了呀!

  “单杀,这对rtx的气势帮助很大啊,前期剑姬遇到鳄鱼应该是不好打的,但是居然单杀了,而且拿的是一血,那蜘蛛基本不用管上了呀。”严谨有些沉重的说道,剑姬的carry能力,这个版本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说一打五,起来以后一个打三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上单开始被压制了,剑姬可以肆无忌惮的压着鳄鱼打,领先一个人头的优势,不是说说而已的。

  剑姬八分钟压了鳄鱼十四刀,领先一个人头和一级,杨帆carry的自信已经有了。

  不过耗子也出现在了上路一次,帮忙鳄鱼打出剑姬闪现,一定程度的缓解了上单的压力。

  虽然帮优不帮劣,但是鳄鱼可是前期霸王,不帮要废的。

  而陈牧这局,一直到七级,都没有点到船长的一个桶。

  因为这货根本就不放!

  他就只有qw两个技能用出来过,这桶子,看来是放在技能拦里等着发霉了。

  江岳看着嘴角抽搐,为了不送钱,直接不放桶,人才!

  可是你这样,刀好像要被压的比我还惨吧?

  不用点桶,那就点人啊。

  既然你不用,也省一个平a。

  陈牧卡了一个四层被动,突然闪现上去撸了船长一套,这是卡一手橘子的cd,逼闪,船长不闪现就得死,然后船长要么回家损失一波经验,被压制等级。

  要么陈牧等再收几个兵,开大定住就可以一套秒。

  船长果断交了闪现,虽然刚才在阴影处用的橘子,但是牧晨从血量上看出来了自己是用的橘子。

  所以闪现上来给了一套,这个家伙已经压了自己十五刀了,还不够吗?

  陈牧倒是也干脆,你闪现交的直接,我正好省一个大招。

  十秒后,flower的蜘蛛来了,这个时间点,瑞兹没有闪现,蓝量只有四分之一,在他的眼中判断,这个瑞兹可杀!

  花姐知道,牧晨的走位实在变态,直接e命中率不到百分之二十,多少打野就是被他走位给秀的不想抓中。

  所以为了稳健,用蜘蛛形态靠近瑞兹,直接e技能飞天e瑞兹近身。

  计划是wq咬半套,再变人形态贴脸e住。

  这个计划,本来没什么毛病,但是错在抓错了人。

  陈牧看见蜘蛛的时候,起初想跑,因为蜘蛛有飞天船长有橘子,反打哪个都有保命技能,现在伤害好像还有点不够。

  看到自己的蓝量和对方的血量,只够杀一个蜘蛛,还得操作极限,对方一飞天就不行了。

  但是蜘蛛直接e近身了!

  这一个动作,让陈牧瞬间改变了计划。

  你好像,有那么一点高估自己,低估了这个蓝色光头啊。

  交e近身?

  那就别走了!

  蜘蛛刚落地的时候,陈牧的被动只有两层,蓝量只有约莫四分之一的样子,装备回家一次,有了女神泪加一个蓝水晶。

  这个女神泪,是关键,释放技能,返还百分之十五的蓝量,这让瑞兹原本不够的一套技能蓝量,现在刚好够用。

  也就陈牧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算出自己用现在的蓝量返还百分之十五的情况下,可以放出多少个技能,打出多少点伤害。

  需要夹杂多少个平a,上路的对决是玩的心理学,而中路的瑞兹,玩的其实是数学!

  瑞兹的伤害,是最难计算的,因为他不但要精准的连招,还同时有ap加成和蓝量加成,而瑞兹是出女神泪的英雄,蓝量一直都在变。

  绝大部分的人,玩瑞兹应该都是凭借感觉能不能撸死别人,而只有陈牧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个蜘蛛,没救了,我说的!

  w定住蜘蛛形态的flower,a一下qr三个技能打出,被动变成五层,护盾出现,进入认真模式!

  反打!

  这是一个让全场观众和全球解说都没有想到的操作,瑞兹居然反打了,而且伤害高到不可思议。

  船长二连桶放出,aq爆出,再给瑞兹挂上点燃,上去一刀烈火刀法,伤害可谓拉满,但是瑞兹完全无视,他的伤害和技能,全神贯注,只打在蜘蛛一个人身上。

  这一套技能的顺序和平a的衔接,不能有丝毫错误,因为一旦断了就前功尽弃了。

  大招按下的时候,被动刷新q,减少w的一个q技能cd,接着qe打出,刷新w,w第二次定住,接平a,接第二套qe,再走位,再接平a。

  蓝量用尽,再也打不出第三个w,但是中间夹杂了整整三个平a,让伤害拉到最满,同时配合几个己方小兵的输出,不多不少,正正好。

  一打二,反杀蜘蛛!

  死前蜘蛛也是人形态e中了瑞兹,但是伤害不够了,瑞兹开大吸了一波血,被动挡掉了一波伤害,又没有蜘蛛的后续,瑞兹的血量依然健康。

  花姐懵了,这个伤害为什么会这么高,这不是一个前期的瑞兹吗?

  我真的搞不懂要怎么抓这个瑞兹啊,离的远要被走位躲e,走的近,直接被一打二反杀?

  这游戏,到底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或者是这个游戏出了问题?

  ---

  ps:今日更新到;

  :。: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56828/1411/